正鹄传统射学论坛(CKTA)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【连载】试译《武经射学正宗》(明·高颖) [复制链接]

1#
银光图片
点击关闭鉴定图章
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这样,至少我是如此——
实在是因为中国的传统文化感兴趣,所以才对日本文化向往之。
想学弓道,亦如是。

对于弓之道,我们丢失了太多祖先的东西。
于我个人而言,想从前辈那里捡点回来,当个人学习。
粗粗浏览了几本书,最后选定了这一本《武经射学正宗》(台湾林忠明编)。
为什么选这本,原出版者的编者序中也会有讲。
我会自己慢慢看,自己慢慢试译。
如果还能对同道中人有一点裨益,则大善。

(本人的古文水平不算高,如有错漏之处,还请指正。)

    已有1评分我要评分查看所有评分

    本主题由 管理员 盲道人 于 2013/7/25 13:47:45 执行 设置高亮 操作
    分享 转发
    TOP
    2#

    编者序

      明朝崇祯十年(公园1637年)高颖积四十余年射箭经验,在六十六岁时写下了《武经射学正宗》,以及《武经射学正宗指迷集》。对射箭之正确方法阐述非常清楚。可惜这两本书,国人一直不知其存在,从未有人将其推介给射箭界。
      今年四月中旬,本人访问韩、日,请教两国射箭界所师何在?韩国人也不知其所以,但全日本弓道联盟会长小沼英昭先生则坦言日本射箭发展,深受《武经射学正宗暨指迷集》之影响。他本人为了完全了解该书涵意,并曾下过苦工,精研汉学。
      蒙小沼先生美意,特地将其中、日文相杂之藏书相赠,如获至宝,在日本时彻夜不眠,将其中文部分跳阅看完,发现美籍华尔教练所授者,大部分符合我古书所载,心中感慨万千,乃誓将该书顾问部分,先行编印出版。今后再聘精通汉学之学者,将其译为白话文看行,以作为我射箭界之参考。

    林忠明序于民国七十四年五月二日





    毒毒注:


    1. 民国七十四年即公元1985年;

    2. 虽然编者表示希望将其译为白话文,但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找到这本书的白话文译本。猜测也许后来台湾射箭运动式微,这个计划中途夭折了;

    3. 林忠明,已故台湾射箭协会秘书长,曾在80年代竭力促就台湾射箭运动的复兴;

    4.林忠明先生在序中所提到的“美籍华尔教练”,是指“哈帝·华尔”。此人5岁开始学习射箭,13岁获全美青年组冠军,15岁得全美冠军。16岁时在手指被车门夹断,但仍创造世界记录。之后18岁时获1969年世界杯冠军。被日本人称之为“箭神”。

    TOP
    3#

    序(略)




    毒毒注:


    1. 本书序作于崇祯10,即1637,距离明朝亡国还有7年。当时整个明朝内忧外患,已是风雨飘摇。序中多表达了对国家的忧思,故未译此节。

    2.  作序的人名为江起龙。他本名汪瑞仪,明朝安徽歙县人。崇祯末年见复明无望,更名江起龙,投靠清军成为名将。


    3.  本书作者高颖,字叔英,嘉定人,明末人士。

    4. 由于此书著于明朝末年,正值日本德川幕府成立之初,中日文化交流较为频繁,戚继光所著《拳经》,高颖所著《射学正宗》,都是在这一时期流传到日本的。


    5.  高颖的《射学正宗》得以传存,与日本江户中期著名学者荻生徂徕有关。荻生徂徕(1666-1728)熟读汉籍,崇尚儒学,最终在日本形成“徂徕学派”。他还对中国的射箭书深有兴趣,平生收集了不少中国射书,编成《射书类聚国字解》。他认为,中国流行的射书其实大都没有多少切实可用的内容,而高颖的书则是少数几部内容实在而确有见地的书。荻生徂徕的推崇,使《射学正宗》在日本流行起来,对日本弓道产生了一定影响,并一直持续到了今天。

    最后编辑鬼臼毒 最后编辑于 2013-07-25 13:50:09
    TOP
    4#

    哟西,我最近打算学日语,也是出于维护我中华之目的!

    期待更多连载!
    TOP
    5#

    (原文)

    武经射学入门正宗前序

      夫射之有法,犹匠之有规矩也。匠能与人以规矩,不能与人以巧者,以规矩有行而巧无形。有形者可言。无形者不可言也。巧虽不可言,而所以适于巧之路,与害巧之弊,以助其巧之具。未始不可言。
      古今言射者众矣。第言如何而善,如何而不善。言善而不言所以适于善之路,言不善而不言所以去其不善之根,则虽终日教人射,总属浮言。是欲其入而闭之门也。学射而不得其所以适于善之路,与去其不善之根,则虽终日习射,而茫无畔岸。是不得其门而入也。愚帙中所云捷径门者,所以适于巧之路也。辨惑门者,所以去其不善之根也。择物门者,所以助其巧之具也。由其径去其惑,执其物而射之道昭如也。学者由此而进,庶乎得其门而入,不为旁门别径所惑。故为射学入门正宗云。此皆得之岁年广积博采,历试屡验而成。览斯帙者,勿偏心以自是。勿隘心以自足。勿粗心浮意浅尝之,而遂谓道终不可得而自弃。惟凝神体认,深造不已。乃能入其门而居其室,渐臻巧妙之域,以追古人善射之踪,皆始于此。虽然斫轮小技也。甘苦疾徐之妙,父不能传之子。而况射乎。
      其机缄动于意色之微,变化据于形神之际。意也,神也,非奉臂谆谆,耳提面语,不能尽也。然不得其人而授之,而颖年已老,又不及待。不得已而托之简编,以寄其怀。浅言之而不能尽其详。深言之而不能阐其幻。虽微辞婉转极意摩研,而笔墨限量,仅可达其皮肤骨节之粗。其间隐如跃如之态,时迅时缓,时行时止。一种先后天然自然之节,不能写也。在敏悟者因言以契其意,因意以会其神。庶几服习之久,形与神通,揣摩之深,机与道洽。骨节相对,体势坚完。之谓形熟而生巧。莫知其然而然。之谓神,疾徐甘苦适相凑泊。之谓机。行乎其所,不得不行。止乎其所不得止。是之谓道。而予欲吐不能吐之苦心,或得借是以宜畅,而夫人巧力,欲发而未能发者,亦因是奋扬。乃可谓旷世同符,千里神合者矣。若而人者,予虽不及见其面也,较之见予面而不知予之法,习予法而不能穷其奥者,相去远矣。悲夫。
      崇祯丁丑仲春高颖自述
      

      
    (译文)

    武经射学入门正宗前序

      习射有习射的方法,就像木匠有做木工的规矩一样。木匠能够把规和矩给别人,但却不能把木工活的灵巧给别人,这是因为规矩是有形的,而灵巧是无形的。有形的东西可以形容,而无形的东西,则说不出来。不过,虽然灵巧说不出来,但是如何走上灵巧之路,怎样做会妨碍灵巧,什么又是有助于灵巧的工具,这些又都是能够说出来的。
      从古至今有很多人都在教人习射。都在说怎样做才好,怎样做又不好。但那些告诉你怎样做比较好的人,却没有告诉你怎样走上正确的路;那些告诉你怎样做不好的人,又不告诉你怎样去掉不好的习惯。所以虽然他们终日都在教人习射,总归都是浅于表面。而习射之人,如果不知道怎样走上正确的路子,怎样去掉不好的习惯,即使每天都在练习,却始终到达不了成功的彼岸。就像完全找不到入门的“门”在哪里。
      我这本书中的《捷径门》一卷,就是告诉你怎样才能走上正确的道路;《辨惑门》这一卷,是告诉你怎样去除不好的习惯;《择物门》这一卷,是告诉你怎样选择灵巧的工具。一旦我们找到正确的道路,去除不好的习惯,手中又拿着灵巧的工具,那么习射之道也就昭然呈现在面前了。习射之人从这里开始入门,才能找到正确的“门”,不至于走到旁门左道去。所以这本书叫《射学入门正宗》。这是我多年来自己的积累,同时博采众家之长,经过无数次的试验而成的经验。看这本书的人,不要偏心总以为自己是对的;不要狭隘总觉得这样就足够了;也不要粗心浮躁地稍微试一试就觉得很难,而就此放弃。只有凝神体会,不断练习深造,才能在习射之法上“登堂入室”,慢慢到达更高一层的巧妙境地,追逐到古人善射的踪迹。就算是造车轮这样的木工小技,其中巧妙之处父亲都无法传授给儿子,更何况射箭呢?
      习射之法,形意之间巧妙不可言。如果不是亲自抓着手臂谆谆教导,面对面地口耳相授,实在无法完全传授。然而,由于终究没找到合适的传人,同时我年事也高,没有太多的时日等待,不得已只能将其写作书来寄托情怀。如果说得比较浅就无法详尽,说得太深又不能一一阐述其变幻。虽然我已经极力地揣摩书中文字,但终究限于笔墨,仅仅能将习射之道的皮肤骨节讲出来。而其中快慢行止之变幻,实在是习射之人自然所形成的,而不能我能够写出来的。如果悟性高的人,能够从我的文字中体会到其中含意,并从含意中领会其精神,达到这样的境界的话,只要长久练习下去,形神就会相通,机与道相契合。那么习射之道从外到内就很丰满了。这就是所谓熟能生巧。而不要仅仅从表面上知道应该这样做而这样做。
      所谓神,快慢甘苦都夹杂在其中;所谓机,到达某一个点你就会不得不发;而所谓道,就是在无法停下来的时候,你停下来了。
      我这种想说而不能说的苦心,只有借这本书的方式才能够顺畅地说出来。而如果你在习射时,对习射灵巧之道的领会能因为这本书而更加深刻。那么你我即使相隔千里,却也是另一种方式的形神契合。我虽然无法和你亲自见面,相较于那些见到我却不知道我的方法,学习我的方法而不能究其奥义的人,差得太远了。悲哀啊!

      崇祯丁丑仲春高颖自述




    毒毒注:

      

    1.  这是高颖的自序,写于崇祯丁丑仲春,即公元1637年农历二月。


    2. 从序中可以看出,高颖作这本书的原因,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传人,而自己又年老,不得已只能将毕生经验写作一本书,期待后世有人从中获益(最后两个字“悲夫”真是能切身体会到老爷子一身射艺却苦无传人的悲恸之情啊……)。


    3. 本书有一个很大的特点,是高颖并不用“左手”“右手”的称谓,而使用“持弓手”和“持弦手”来描述。有人据此推断高颖是个左撇子,但个人认为不尽然。


    4. 这本书是林忠明先生从日本处获得,应为日本武德会大正十五年(1927)汉日对照的三卷刻本。上卷为《捷径门》,专讲审、般、匀、轻、注五法,以此五法为射法入门之径;中卷为《辨惑门》,讲种种不正确的射姿和心态,讲习射者应有的心理修养;下卷为《择物门》,专讲弓矢的制作、选材和射者对器物的调试选择等。


    5. 除了《捷径门》《辨惑门》《择物门》这三卷外,此书最后还附有《武经射学正宗指迷集》,共五卷,分别为《录古人射法遗言》、《录纪效新书射法》、《录武备要略射法》、《杂录射法遗言》、《引弓体式图说凡九图》(《纪效新书》为戚继光作,《武备要略》为程子颐作)。

    最后编辑鬼臼毒 最后编辑于 2013-07-25 16:18:38
    TOP
    6#

    在正文之前,放张图。(原书附在最后一页)

    心正则箭正,心动则幡动。

   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
    最后编辑鬼臼毒 最后编辑于 2013-07-25 16:27:54
    TOP
    7#

    期待后续啊!
    TOP
    8#

    (正文)

    武经射学正宗  卷上      捷径门
    捷径门序


      夫射之道,若大路然。入路自有次序。得其路而由之,始而入门,既而升堂,又既而入室,计日可到。不得其路而由之,一入旁门,尤适燕越辙,逾趋逾远。
      当其年少初习时,病骨节不直之病未入骨,筋力强,神气锐,引弓可彀,机势一熟,便可中的。
      习射既久,病骨节不直之病根一深,不过数年,精神未及衰老,引弓遽而难彀,射愈久而矢离的逾远。回视昔年中的时,若两截人物。今人莫晓其故。窃见三吴,弯弓之士,以善射名者比比。数年后俱坐不满之病,中数渐减,问其故茫然不解。即至暮年而能解此病者,不及见也。
      此无他。只因习射之初,妄自引弓,或为拙射所误,偶入旁门,不得正路而由耳。若果循正路,则射愈久法愈熟。乌有射久而愈不如前者乎。
      所谓正路者何。一曰审,二曰彀,三曰匀,四曰轻,五曰注。
      颖请,以法详著于篇,使人得循途而进,不为邪径所迷,近不过百日,远不过期年,命中可几矣。其功最捷。故名其门曰捷径云。世人只欲旦夕期效,一闻期年之说,便尔骇然。讵知,无法之射,愈趋愈远,白首而无成。
      颖所云期年者,合法之射,计日可到。期年之期,岂不为捷径乎。期年之间,必须时时讲究明通其理。又须日日演习,百病皆知。使弓手相亲,以身使臂,臂使指,则弓与手,相通若一体,指挥操纵无不如意。方可云期年耳。若一作辍,前功尽废。即终身演射,白首无成者,比比皆是也。安可望期年命中乎。
      


    (译文)

    捷径门序  

      射箭之道,就像行路一样,得有一定的次序。首先要找到对的路,然后走进大门,之后再登堂入室,这样的话很快就能到达目的地。但如果找不对路,不小心走上了旁门左道,就会像南辕北辙的道理一样,越走越远。
      我们年轻时刚开始习射,这时候骨关节还比较强健,筋力也强,再加上年轻人的锐气,引弓拉满很容易。在这种情况下,一旦将动作练熟,要命中靶心便不难。
      但练习射箭时间长久之后,开始慢慢出现骨关节病,几年之后,尽管还是精神满满,但引弓的动作开始变得仓促,很难将弓拉满,射出去的箭离靶心越来越远。这时候再回想当年意气风发百发百中的自己,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。很多人还根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。我们知道在三吴那个地方,善于弯弓射箭的人比比皆是,但很多人在数年之后都开始出现各种病痛,能中靶的人越来越少,问他为什么,他却茫然不知。能一直到老年都能不被此病所侵扰的人,我还真没见过。
      这实在没有别的原因。只是因为刚开始习射的时候妄自引弓,或者学习了拙劣的射箭技术,而不小心进了旁门左道,此后也就走不上正路了。如果一开始就走的是正路,那么习射越久应该是技法越来越纯熟,怎么可能会越练越差呢。
      所谓正路,是指什么呢?一为“审”,二为“彀”,三为“匀”,四为“轻”,五为“注”。
      这就是我写这本书的原因。我希望能以此书让人循到正路,不被邪道所迷惑。这样的话少不过百日,多不过几年,命中率就会提高不少。只有这样的做法才是最便捷的,所以称之为“捷径”。可惜如今的人只喜欢迅速起效的东西,一听说需要几年的时间便被吓到。但是,如果只求射出箭而不求习射方法,只会越去越远,而白首无成。
      我所说的几年时间,如果你在习射时选对了方法,会感觉过得很快。这样的话,几年时间就有所成难道不算捷径吗?但必须注意的是,在这几年之间,必须时时将习射的正确方法铭记于心,也要日日练习,明确了解自己的问题所在。要让弓与手相亲,让身体来使唤手臂,让手臂来使唤手指,那么弓与手之间就会相通犹如一体,射箭的动作也会流畅如意。但如果其中有一项不正确,那么将前功尽弃。即使你习射到老,都不会有所成就。更别妄想几年时间内就能命中靶心了。
      


    毒毒注:

      1. 这一节,还是序。前文是全书的序,这是《捷径门》这一卷的序。由于《捷径门》是习射入门指导,所以可以理解老爷子不厌其烦地在序里面一再提醒大家,要走正道啊走正道。不然不仅会越射越差,还会落得一身骨关节病。就算练到白首也无成。
      
      2. 彀,gòu。这个字比较复杂,但却是习射之人都应该知道的一个字。它意为“使劲张弓”,是动词。《孟子》中有提及“羿之教人射,必志於彀。”也就是说,后羿教人射箭的时候,让学的人以张弓为目标。《周亚夫传》中也有说“彀弓弩持滿”。
        
      3. “三吴”是地名,在每个朝代所指不一,大概是指包含旧时吴郡、吴兴、会稽的长江下游一带,也就是现在的江苏浙江这一区域。在《南史·蔡廓传》中有提及“ 三吴旧有乡射礼”。乡射在古代是一种礼仪,《仪礼》中用了一万字左右来讲述乡射的礼仪,大概可以将其理解为“先喝酒再射箭”的一种以射会友的方式。由此看来三吴这一区域自古比较推荐射礼,所以年轻的善射者比较多。
      
      4. 虽然这一节还停留在序的阶段,但老爷子已经做了预告,将《捷径门》中核心的五个字提了出来:“审、彀、匀、轻、注”。这五个字各自的含义老爷子会在接下来的章节中慢慢解析。不要着急,不要着急。下一节就开始解析第一个字——“论审法”了。
    最后编辑鬼臼毒 最后编辑于 2013-07-26 17:16:12
    TOP
    9#

    乡射礼应该是先射箭再喝酒(饮不中者及乡饮酒礼)
    TOP
    10#

    回复 9楼盲道人的帖子

    http://www.humancn.com/html/180/2/2467/1.htm

    好像我们各对一半。
    先“取爵”“执爵”“遂饮”喝一番酒,行射箭之前的礼仪;之后“取弓”“射”“释弓矢”,定一番胜负然后又喝酒。
    不过规则实在太。复。杂。没看懂。
    TOP
   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